推荐贼道三痴的雅骚

曾几何时,听到别人看网文上瘾,心中很是几分鄙视,觉得那些爽文毫无营养,中二才会看,那些一大把年纪还痴迷如此的真是想不通也。

而今年,是我看网文最多的一年,我却觉得有必要写篇文章纪念一下贼道三痴这个作者。

他的文笔没有其他网文作者比得上,他书中的古代文化的那种底蕴,也没有任何其他网文作者比得上。我读的书不多,但我敢言他是第一,我到希望能被打脸,那我也有好书可看,可惜只怕是不能。

众位看官估计许多不服,最近不是有大英图书馆的中文馆藏书网文十多部,怎的不见雅骚(纸质书名活在晚明)?那我就要说,别的我没看过,那赘X我倒是慕其名看过一半却看不下去,写的个什么东西,和雅骚时不能相提并论的,可见这所谓的中文馆藏书是个什么水平。再说那拍成电视的庆XX,我是先看的电视再看的书,那文笔确实不敢恭维,看了几章弃之。

口说无凭,现截取一段雅骚的一段我印象深刻的文字

    张原笑笑,忽听王婴姿问:“听,什么声音?”作出侧耳倾听状。

   张原凝神倾听,有杏花寺僧人的木鱼梵唱、有街坊四邻的醉酒喧语、有夜风拂过树梢之声,心再静下去,还能听到一里外府河的舟楫声,就不知道王婴姿听到的是什么声音?

第二百章 木鱼声中杏花落

   垂垂暗夜里,王婴姿看着张原凝神倾听的样子,不禁展颜一笑,问:“师兄听到什么了?”

   张原打个机锋:“听到我能听到的。”这是大实话。

   王婴姿心道:“有些声音靠耳朵是听不到的。”问:“师兄可曾听到杏花凋零的声音,木鱼声中杏花落?”

   张原心道:“这是通感啊,婴姿师妹是女诗人,这种感觉常人难及。”微笑道:“梦里花落知多少,和尚如何理会得,只管把木鱼敲破。”

   王婴姿称呼他为师兄,杏花寺就在左近,张原真觉得自己萧然一身大有禅意——

   王婴姿笑道:“师兄此言颇韵,倒像是半阙浣溪纱。”声音转轻,说道:“介子师兄,你有过耳不忘之能,那你方才听到的声音多年之后你还能记忆否?”王婴姿觉得这一刻值得铭记,看似平淡,但对她而言很重要。

   张原这时的心很静,悠远辽阔,说道:“多年以后,若有人提醒我,我会记得,若无人说起,无缘无故,似难记起。”

   王婴姿“嗯”了一声,说道:“巧者劳而智者忧,师兄有欲有求,事情太烦,以后怕是很难记起此时此刻了,让我帮你记着吧。”

读之如身临其境,妙哉好文!

贼道三痴语言诙谐,善于写人写情,特别是写女子,颇有红楼笔法,写活了多位性格鲜明的可爱女性角色,这写人物我觉得是最体现文笔功力的。如雅骚中的王婴姿王微皇家娱乐指南中的林涵蕴上品寒士中的谢道韫陆葳蕤清客中的张广微……

文章虽归于网络小说,爽且爽哉,但是有文化底蕴搭配故事情节,委婉曲折,读起来便放不下,引人入胜,有人评价网文之巅峰且鼻祖,某深以为然。

看雅骚看到结尾发现作者患绝症离世,嗟乎哉!世间难得一好作者,却天妒英才!

贼道三痴的才华,某佩服,希望众位看官不要错过他留下的作品,雅骚,皇家娱乐指南,上品寒士,清客都是一看就放不下的。

他还写了一本玄幻的丹朱,我也看完了,文笔依然不错,这是我唯一看的一本网络玄幻小说,就冲着作者看的,值!


Total views.

© 2013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Hydejack v6.6.1